<code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code>
  • <input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input>
  • 中國質量新聞網
    您當前位置: 新聞中心>>中國國門時報>>第四版

    王彬:孜孜不倦做學問

    2018-07-17 09:28:11 中國質量新聞網-中國國門時報

    王彬多年從事敘事學研究,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,陸續出版了《水滸的酒店》《紅樓夢敘事》《無邊的風月》與《從文本到敘事》。《水滸的酒店》《紅樓夢敘事》奠定了他理論體系的雛形,而2017年出版的《從文本到敘事》則以更廣泛的經典文本研究為基礎,豐富和基本定型了他的理論體系,這是一個建設性的、很大的工程。

    □胡 平

    王彬對《紅樓夢》的研究,主要在敘事學領域。他研究的,有些是別人研究過的東西,比如“紅樓系年”,這一點很不容易。他為了寫書中“偽時間”一章,做了大量基礎性工作,把紅樓夢的內部編年從頭到尾拉了一遍,這是很費時間的。他的結論,和周汝昌先生關于前八十回共寫了15年的結論是一致的,但“在具體時間的推斷上,并不完全一致”,這就說明了他的發現。他在多少人做過學問的地方作出了自己的貢獻。

    在魯迅文學院授課時,王彬關于小說敘事學的課很受學員歡迎,這種歡迎很有道理,因為學員盡管可以寫出比較好的小說,但不一定懂敘事的理論,敘事的技巧,包括敘事的破綻。我曾參加一個研討會,討論一部歷史題材小說。作品寫得不錯,但有評論家指出,作者在敘事策略上有點問題,作者總力圖使小說語言接近那個歷史年代,又不可能很大程度上達到這個目的,因為那時候的語言今人甚至是聽不懂的,你又不可能完全用白話,就顯得有點隔膜。這位作者,如果寫作前,看到了王彬這本書,或聽過他的課,小說可能會寫得更好一點,那就是把王彬分析出的超敘述層、主敘述層、次敘述層的敘述結構設計好。可以在小說里有時用次敘述層,用古代話語,多數用主敘述層加超敘述層,這時甚至可以用今天的白話來實現,因為敘事人可以是今人。一個寫作中很大的困難就可能得到解決。所以,王彬的工作是很有意義的,這種意義不僅在學術上,也在創作實踐中。

    作家也有必要領悟王彬所概括的敘述集團、主敘述者和次敘述的規律。有些作家,在小說敘事中,為了實現某些必要的修辭效果,迫不得已離開主敘述者的立場,突然增加一個視角,跳到另一個角度上去,像寫另一本書一樣,去展示另一個敘事空間,讓人們看了不夠舒服。如果讀懂了王彬的敘事學,借用中國傳統小說的敘述變換方式,也是可以解決好這個矛盾的。

    再比如,王彬又分析了小說關于填充和敘述滿貫的技巧。為了維持作品線性時間的完整,中國古典白話小說,特別注重文字填充。他舉了個例子,《水滸》第七十四回里,燕青要去泰山相撲,宋江勸阻不住,不得不從,作者寫道:“當日無事。次日宋江置酒與燕青送行。”王彬指出,這是作者為了省略和延續時間進行的一種文字填充。“填充”這個概念大概是王彬造的,這個創造非常好,很實用。因為我們看到,現在許多小說,特別是長篇史詩型小說,在人物命運和歷史進程的結合中總是出現趄齬,為了解決線性時間的完整問題,不惜加進很多平淡內容來過渡,遠不如我們古典作家那么巧妙。王彬說,這種簡短的填充,可能說的完全是廢話,但非常有效地溝通了結構,也是值得作家們領悟的。

    我不知道王彬讀了多少遍《紅樓夢》,他自己沒有談,但我們從許許多多論述里,能夠體會到他閱讀的精細和探究的深入。這其中甚至包括他發現了《紅樓夢》中一些奇怪的現象,譬如,人物的年齡,有時是忽大忽小的。又如,在人物聚焦中,有時離開了人物,如劉姥姥進大觀園,她眼里看到的貴族的環境與服飾等,在描述中,顯然超出了人物的眼光,因為劉姥姥只是個農婦。王彬寫出的這些,使我們覺得很有趣味,說明他研究的深入。當然,在這里,王彬是充滿對作者的理解和偏愛的,他為曹雪芹做解釋,認為這些無傷大雅,甚至說沒有這種矛盾也就會喪失文學作品的許多魅力。

    我沒有研究過敘事學,但從王彬理論的體系來看,覺得這一體系很嚴謹很有章法。包括很多概念的設置,如撮述與評嘆,開科與煞尾,敘述標記、動力元等,本身就值得玩味和欣賞。他自己的闡述語言,如果我們也把它稱為敘述的話,我想說,也是很有魅力的。敘述得有風度、生動且要言不煩。每一章文字并不多,像小品文一樣,讀起來輕松愉快,絕不累贅,只說這種文字,就不是年輕人能寫出來或掌握好的。

    這里面就包含才氣。王彬的才氣也表現在他的另一部著作《水滸的酒店》里。他能發現《水滸》里關于酒店的內容可以寫出一本書,本身就是有才氣的發現。當然,他的才氣是建立在博覽群書的基礎上的,他閱讀了很多本書才動手寫一本書。《紅樓夢敘事》雖說是研究《紅樓夢》,但里面涉及到多少本書,也是值得統計的。

    王彬的可貴,在于踏踏實實做學問的可貴。他對于中國古典白話小說敘事學的研究是如此,對北京古建筑的研究也是如此,都出自做學問的興趣。我覺得他還是值了,他的每一部書都屬于可以留下去的,從著作發表起,一直會有人參閱,直到永遠。

    王彬的敘事理論,非常適合魯迅文學院的教學,他的小說敘事學的課是很受歡迎的,這種歡迎也是很有道理,雖然作家可以寫出比較好的小說,但是不一定懂敘事的理論,懂敘事的理論對小說創作是有好處的。這里面很多關于敘事技巧的理論,技巧的理論是在理論里面又格外高級的重要的一種理論,因為很難研究,而他的這種理論確實是對創作有直接的指導作用的。他的關于超敘述層,主敘述層,次敘述層這種敘述結構的分析,對于我們今天小說創作來講,確實有直接的指導意義和作用的。所以他這個理論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理論。又比如,有些作家對王彬所概括的這種敘述集團,主敘述者,次敘述者這些規律,當然也是缺乏認識的。在小說敘事中我們看到有些作者為了實現某些必要的修辭效果,迫不得已就要離開主敘事者的立場,突然增加一個視角,跳到另一個角度上去,就像寫另一本書一樣,我覺得這樣的作者,我們看到這樣的小說,看到這樣的方式的時候,就會有不舒服,哪點不舒服我們也說不清楚,但是讀完王彬的書,他的關于敘述變換方式的理論敘述,我相信作者也可以解決好這個矛盾。

    王彬在他的理論里,分析了小說中關于填充和敘述滿貫的技巧,也是對古典小說很精辟的一個分析,他說中國古典的白話小說是特別注意文字填充的,比如說《水滸》里面:“當日無事,次日宋江致酒與燕青送行。”王彬指出這種是作者為了省略和延續時間進行的一種文字填充,這樣就尤其是對于長篇小說來講,借用這種填充的技巧,可以使故事延續得天衣無縫,同時又節省了大量的空間,我覺得也是很棒的,我們今天的長篇小說,四十萬字也好,三十萬字也好,故事時間的延續是比較笨的,每一個時間段他為了使這個時間鋪的均勻,每一個時間段都在寫,寫實際的內容,實際上這一大段內容可能都沒什么意思,也寫一段,這種文本我們可以舉出很多。王彬指出這是沒有必要的,通過這種填充,實際上可以解決這類問題,使我們的小說變得更好看,更流暢。

    我不知道王彬看了多少遍《紅樓夢》,這樣的細讀其實是很難的,但這才是研究的基礎。這里面也是包括才氣的,他的才氣特別表現在他的《水滸的酒店》里,王彬能夠發現水滸這部書里面關于酒店的內容,并且可以寫一本書,這本身就是才華,而且《水滸的酒店》里面的文字也是相當棒的,都是很經典的文字,特別好。

    《中國國門時報》

    (責任編輯: 小易 )
    最新評論
    聲明:

    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質量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質量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質量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若需轉載本網稿件,請致電:010-84639548。

    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質量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直接點擊《新聞稿件修改申請表》表格填寫修改內容(所有選項均為必填),然后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以便本網盡快處理。

    圖片新聞
    • CR-V初心不改,再次收獲消費者認可

    • 斯柯達用戶倒被要求付10萬折舊費

    • 武漢:“物聯網+電梯安全”進社區

    • 當陽純派服飾有限公司召回部分童裝 ...

    • 風光S370正式上市售價6.99萬元

    最新新聞
    熱門點擊
    福建福彩快3开奖
    <code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code>
  • <input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input>
  • <code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code>
  • <input id="ugyae"><samp id="ugyae"></samp></input>